您的位置: > 文娱 >

DIPNET:泡沫过后,区块链技术助力大文娱赋能实体经济

如果说比特币是人类有史以来回报率最高的投资品,那么区块链技术可能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具争议的技术创新。支持者盛赞其为“颠覆一切,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创新”,反对者视其为“投机炒作,惑乱人心的洪水猛兽”。

其争论的焦点在于,作为一项建立在数字化世界中的虚拟技术,区块链到底如何在真实社会中落地应用,它对于实体经济到底有没有促进作用?

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采访了多位区块链的行业和技术专家,直到结识了DIPNET基金会理事长、工业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阚雷先生,才听到了一个有关区块链技术结合智能制造,助力大文娱赋能实体经济的全新思路。

DIPNET:泡沫过后,区块链技术助力大文娱赋能实体经济

阚雷先生介绍,如果把工业历史分成两个阶段,那么前一半叫做“生产不足”,后一半叫做“需求不足”。

在前一个阶段里,我们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我们只要不断扩大产能,满足已知需求。

但是今天整个人类社会越来越呈现出一种需求不足的态势,人们在能够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消费之前,会有大量的储蓄堆积在两个消费层次之间,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还需要些什么。

所以企业的核心竞争就从“满足生产”的能力,变为了“创造需求”的能力。而娱乐业、IP的本质,就是通过场景来提供这个创造需求的能力。

比如你从来意识不到自己家里需要一个扫地机器人,但是当在电影、电视中看到有人在用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就会想到自己可能也需要一个,于是新的需求就被创造出来。

如果关注一下韩国,会发现它的娱乐业一直是由工业资本支持的,也就是说韩国的娱乐业和制造业从来就是不分家的。工业资本控制娱乐业,通过文化输出创造工业品的需求,这是韩国在1998年经历国家破产之后,探索出的一条新道路。

事实上我们认为,按照当下的现实状况,类似发展中的这些新兴制造国家是无法走上欧美那种高端制造业道路的,反而依托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和消费市场,效仿韩国这种通过娱乐业创造工业需求的道路,是未来二十年这些国家最有可能也最有能力走上的道路。因为在这些国家已经开始觉醒的年轻一代心里,快快乐乐的度过美好人生,对他们来说更有意义,未来一切皆离不开文化创意产业,因为它为人类社会创造了新的需求。

这种场景化的需求创造,并不等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影视衍生品或品牌植入。衍生品大多是手办、钥匙扣一类的简单饰物,加以IP的图案或元素创造而来,大多缺乏真实的需求支撑,而只是简单的冲动消费,这也是为什么影视衍生品行业虽然被看好,但鲜有真实经济价值的原因。而另一方面,品牌植入虽然能创造较好的经济价值,但会一定程度的破坏影视内容本身的体验。对于影视制作方来说,如何平衡经济效益和艺术价值是一个非常难的课题,这也是影视文创企业在成长到一定阶段后,很难突破规模天花板的主要原因。

我们所说的娱乐业创造需求,是指尝试将一部影视作品中所有的道具都化为可销售的商品,从刻意的植入一两件商品或销售周边衍生品,变为一切皆可销售,真正的实现“边看边买”。

“边看边买”也并非全新模式,众多视频平台、甚至网红平台都做过尝试,但收效甚微,视频网站的电商平台上销售的产品种类也很少。这主要是由于一部影视作品中涉及的道具种类太多,而每种道具的购买数量却可能很少,而影视作品本身的生命周期很短,这对于供应链的要求极高。要能够供应链快速响应多品种、小批量、短生命周期的需求,这些商品必须在拍摄的源头端就已经作为道具,并且商品必须具备完备的设计参数、数字化模型、工程仿真和生产参数供制造企业组织生产。传统的生产组织方式是无法响应这种需求的,必须要采用工业4.0框架下的数字制造与设计。

从人类社会最初的自给自足经济(市场1.0),到工业革命大英帝国建立起的区域贸易经济(市场2.0),到互联网时代的全球经济(市场3.0),再到今天多品种、小批量、短生命周期的碎片化经济(市场4.0),整个社会生产正在从品牌驱动的规模经济,向IP驱动的范围经济迁移,这也是未来制造业必须面对的挑战。

阚雷先生认为,以区块链为代表的分布式技术,才是真正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底层技术。

以DIPNET为例,该项目试图融合工业以太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3D打印技术、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为物理世界创造一个数字化双胞胎,并建立一种全新的分布式智能生产网络,给传统社会的生产模式带来颠覆性的变革。我们将开创一个全新的扁平式、合作性的全球新兴工业市场,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层级式、自上而下的企业结构。一个由数千万人组成的分布式制造网络代替了从设计到制造在内的所有环节,大幅降低产品的生产成本,从而使数以万计的个人与中小型生产商对传统上处于优势地位的大型生产者提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