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教育 >

代表委员关注“学前教育”:“纳义务”还是“补短板”引热议

近年来,学前教育市场出现了多种乱象。随着全国两会的召开,“学前教育”再一次成为了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在今年两会上,一些代表和委员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的主张。全国人大代表、宇华教育集团董事长李光宇就在会上提出,“只有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大幅度地提升国家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才能从根本上破解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等难题。”
也有代表指出,2017年调查显示,六成人放弃生二孩源于无人照料。如果将“学前教育义务制”,能够缓解家庭压力,进而有效促进“二孩政策”的落地。
对此,澎湃新闻()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他结合我国当前的国情及义务教育的基本属性、条件属性进行了分析,认为“我国目前尚不具备学前教育纳义务的条件”。
周洪宇表示,师资数量少,机构质量差,教学设备缺,是我国目前学前教育的几块短板,当下主要任务应当是“补短板”而非“纳义务”。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学前教育系心理教研室主任周念丽对此观点也表示认同,她说,“长期来看,学前教育是应该纳入义务教育的,但现实是我们国家当前的国力还不允许。”
建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今年是全国人大代表、宇华教育集团董事长李光宇第三年关注“学前教育”的问题。早在2013年,他就曾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英语一年多考、减轻考生负担”,此议案随着2014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深化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成为现实。
今年李光宇又带来了关于学前教育的议案,提出只有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大幅度地提升国家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才能从根本上破解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等难题。
在议案中,李光宇介绍道,近几年中国学龄前儿童幼儿园毛入园率不断提高,2017年达到79.6%,比5年前提高了15个百分点,说明了当下家长非常重视学前教育,正因如此,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他指出,陕西、宁夏已经在部分推行尝试学前教育“一免一补”,国家财力越来越强,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也越来越成熟。
2018年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三年,但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0.52‰,只有12.43‰。
“全面二孩”提出两年后,人口量和出生率不升反降,这让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格外关注。在今年的议案中,他也从“二孩政策”的角度出发,提出应该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能够有效推动“二孩政策”的实施。
他在议案中指出,2017年来自国家卫计委的调查显示,六成人放弃生二孩源于孩子无人照料。他认为,由于幼儿教育不属于国家义务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因而财政补贴相对较少,也由此导致幼儿教育收费相对较高。另外,母亲放弃工作、全职看护小孩在现阶段对大部分家庭来说不太现实,很多家庭面临老人年事已高、无力照顾孙辈二孩的情况。
对此,朱列玉认为,如果将学前教育(3-6岁)纳入义务教育,同时大力兴办日托(0-2岁)与幼教(3-6岁)设施,就能够使幼儿教育成为家庭普遍享受的配套基础设施。
此外,他认为,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有利于补上义务教育的短板。落实义务教育有利于统筹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有利于保障教育质量和统一教育标准,有利于发挥政府的资源优势,推动幼儿教育的普及,实现幼儿教育的规范化管理。
除了代表,不少委员也对“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全国政协委员、广西民族大学校长谢尚果在今年两会上表达了对整顿幼儿教育市场的希望:“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学前教育是孩子们接触社会、接受教育的第一站,所以必须有统一的监督和管理来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和身心健康。”
她提议,应尽快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以规范学前教育幼儿教育市场;加快普惠型幼儿园建设,形成一套完整、长效的补贴机制;同时着力解决部分民办幼儿园的幼师师资问题。
学前教育“纳义务”尚不具备条件
“学前教育”作为今年两会教育热点话题之一,引起了许多代表和委员的关注。但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看法,代表委员们意见不一。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联系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作为一个长期关注教育的代表,周洪宇认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尚不具备条件。
他表示,一种教育是否能纳入义务教育,需要符合义务教育的基本属性和条件属性,“义务教育的基本属性是公共性;条件属性是普及性、免费性和强迫性,四者缺一不可。”
基于此,他指出,将三年学前教育都纳入义务教育,由国家财政提供支持而个人不再负担费用,表面上是惠及所有家长,但考虑到义务教育的“强迫性质”,一旦纳入义务教育,便是剥夺了家长自己的选择权,适龄幼儿不入读幼儿园即违法。
“无精力或无能力看护的家长自然不在意,但还有许多家长愿意自己照顾孩子;或者有年轻父母愿意更多与孩子交流,实行亲子教育;不少老人也愿意参与看护孩子,发挥余力,届时义务教育制度和家长的矛盾就会凸显出来。”周洪宇表示,国外不少发达国家未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原因之一,正是家长的选择权不能被强迫剥夺,涉及到基本人权。
此外,他指出,世界各国小学初中一般普及到95%以上才是真正做到义务教育,但我国从2010年就开始强力推进两个学前三年行动计划,从2009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50.9%提升到2015年的75%,已属超常规发展,城市至高达到80%以上(北上广等超大城市要更高),而农村普及率才70%左右,有的偏远乡镇或山村甚至都没有幼儿园,倘若立即实行,势必造成城里幼儿可以免费入幼儿园,而很多农村幼儿却无园而入,导致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我国刚批准通过的国家十三五教育事业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目标是在2020年达到85%,距离95%的幼儿园普及率尚远,因此,将三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尚不具备条件。
周洪宇告诉澎湃新闻:“师资数量少,机构质量差,教学设备缺,是我国目前学前教育的几块短板,当下主要任务应当是‘补短板’而非‘纳义务’。我们要了解义务教育的基本概念和基本要求,结合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状况和未来目标,按教育规律办事。”
对周洪宇的观点,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学前教育系心理教研室主任周念丽也表示认同。
她告诉澎湃新闻:“长期来看,学前教育是应该纳入义务教育的,但现实是我们国家当前的国力还不允许。”
周念丽认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迅猛,“国民总产值能达到第2位,但人均GDP来看还处于比较低的位置,经济发展的差距仍然很大,很多贫困地区还处于扶贫攻坚战之中,在这种背景下,要在全国范围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领域是很困难的。”
她表示,当前最应当做的是建立更多普惠性幼儿园,尤其是农村最后一公里的孩子,也能接受到各种形式的、有国家财政资金投入的学前教育,“我认为这在当下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